东安鸡_湘菜东安鸡_东安县土特产
满118元县内免费送货上门

13252002400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六 8-22点

科普知识
科普知识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普知识 >

联系我们

CONTACT

地址:湖南省东安县白牙市镇舜皇大市场
电话:13252002400
手机:15919851903
邮箱:416259530@qq.com

耐药球菌感染现状和合理治疗的重要性

作者:东安鸡 时间:2018-03-11 10:41 点击数:手机版

  一、细菌耐药性的产生及其发展概况 

  引起临床细菌性感染的致病菌包括需氧菌与厌氧菌,它们均分为革兰阳性菌与革兰阴性菌两大类,每类又各分为球菌与杆菌。致病菌最常见于需氧革兰阳性球菌与革兰阴性杆菌。由于细菌能产生耐药性,使一些本来很容易用常用抗菌药物治愈的细菌性感染发展成为难治的耐药菌感染,这不能不引起医务人员和社会各界的重视。 
  
  细菌为什么能对抗菌药物产生耐药性?这主要是自然界的微生物为了维持自身代谢、保护生存条件、免受其它微生物侵袭,在其生长过程中产生一些次级代谢产物,这些化学物质具有调节本身代谢和杀灭其它微生物的作用,是微生物产生的一种抗生物质。自从微生物产生的这种抗生物质被人类发现并被研制成抗菌药物以来,人类开始介入了微生物之间的抗生斗争。细菌也就把人类制成的抗菌药物视作抗争的对象,只要接触过某种抗菌药物就千方百计制造出能灭活抗菌药物的物质,如各种灭活酶,或改变本身的代谢规律使抗菌药物无法将其杀灭。这样就形成了细菌对抗菌药的耐药性,使本来有效的抗菌药物在遇到耐药菌引起的感染时疗效下降甚至完全无效。 
  
  早期细菌耐药的表现主要为某种细菌对某类药物耐药,如30年代末磺胺药上市,40年代临床广泛使用磺胺药后,1950年日本报道80%~90%的志贺氏痢疾杆菌对磺胺药耐药。1940年青霉素G问世后,1951年就发现金黄色葡萄球菌能产生β-内酰胺酶灭活青霉素G而对青霉素G产生了耐药性,此后60年代、70年代,细菌耐药性主要表现为金黄色葡萄球菌和一般肠道革兰阴性杆菌由于能产生β-内酰胺酶使青霉素类和一代头孢菌素抗菌作用下降,同时也发现细菌能产生其它的酶,可灭活干扰细菌体内蛋白合成的抗生素,形成对这些抗生素不同程度耐药性。但当时这些耐药菌大多可被其后开发的一些抗生素与抗菌药物所控制。80年代以后细菌耐药性逐步升级,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人们对革兰阴性杆菌产生的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和染色体介导的Ⅰ型酶引起了注意,并对由于广泛使用三代头孢菌素引起的,对包括三代头孢菌素在内的多种抗生素耐药的多重耐药革兰阴性杆菌的增加有所警惕。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是革兰阳性球菌中出现了非常难治的多重耐药菌感染,这种高度耐药的多重耐药革兰阳性球菌除个别抗生素外几乎对所有抗菌药物都耐药,对临床形成了很大的威胁,已引起全球的震惊和高度的重视。它们包括甲氧西林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甲氧西林耐药表皮葡萄球菌(MRSE)和甲氧西林耐药溶血性葡萄球菌,后二种葡萄球菌因凝固酶阴性,又称为耐甲氧西林凝固酶阴性葡萄球菌(MRCNS);青霉素耐药肺炎链球菌(PRSP),万古霉素耐药肠球菌(VRE)。由于2002年5月出现了首例耐万古霉素金葡菌,人们十分关注对耐万古霉素MRSA的监测。近年来还开始注意红霉素耐药β-溶血性化脓性链球菌的发展,特别是耐大环内酯类-林可霉素类-链阳霉素B的β-溶血性化脓性链球菌的耐药性发展。 
  
  二、耐药革兰阳性球菌的耐药机制 

  葡萄球菌由于产生β-内酰胺酶,可对β-内酰胺类抗生素产生不同程度的耐药性。但MRSA有着不同于一般产酶耐药金葡菌的独特耐药机制。这种高度耐药的MRSA和敏感金葡菌比较,其青霉素结合蛋白(PBPs)组成中多一个PBP-2a,功能相当于敏感金葡菌全部主要PBPs的功能,并且与抗生素结合的亲和力极低,因而细菌对糖肽类抗生素以外几乎所有常用抗生素都耐药。青霉素结合蛋白是细菌细胞壁合成过程中维持其生理功能不可缺少的酶蛋白系。β-内酰胺类抗生素通过与细菌主要PBPs结合,使细菌胞壁合成过程中的交*连接不能形成,由此影响粘肽的合成,致使细菌不能合成细胞壁而溶菌死亡。敏感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有5个PBPs〔PBP-1(87KDa),PBP-2(80KDa),PBP-3(75KDa),PBP-3 (70KDa)与PBP-4(41KDa)〕,不具有78KDa的PBP-2a。表达PBP-2a的结构基因是mecA。MecA编码表达PBP-2a需有以下二个条件:①有β-内酰胺类抗生素存在;②在调控基因mecI与mecRI的作用下,mecI编码产生mecI蛋白,是一个抑制子(repressor);mecRI基因编码产生MecRI蛋白,为辅助诱导因子(coinducer)。当诱导剂β-内酰胺类抗生素存在时,MecRI蛋白能与诱导剂结合而被激活,活化了的MecRI蛋白能移去抑制子MecI对mecA基因的抑制作用,结果mecA在去抑制的条件下转录表达产生了PBP-2a蛋白。近代研究表明除mecA为主要结构基因外,femA,blaA分别在调控基因femI,femRI和blaI,blaRI作用下也有编码产生PBP-2a的可能性。 
  
  肺炎链球菌原本对青霉素、氨苄青霉素都高度敏感。自80年代初开始报道肺炎链球菌对青霉素有耐药株,以后各地陆续分离到耐青霉素肺炎链球菌,有的国家和地区肺炎链球菌对青霉素的耐药率已高达40%以上。 
  
  肺炎链球菌对青霉素与其它β-内酰胺类抗生素的耐药机制主要是青霉素结合蛋白PBPs的改变。肺炎链球菌有6个PBPs。分子量由43~100Kda:PBP-1a与PBP-1b分子量均为100kDa,PBP-2a(89.4KDa),PBP-2x(82KDa),PBP-2b(78KDa),PBP-3(43KDa)。敏感肺炎链球菌的PBP-1a/1b,PBP-2a/2x/2b都很容易被β-内酰胺类抗生素结合而失活。肺炎链球菌耐药株PBP-1a、2x、2a与2b这4个分子量较大的PBPs与青霉素的亲和力明显降低。编码表达这几个PBP蛋白的基因为PBP1a、PBP2x、PBP2a与PBP2b,这些耐药基因可在同种肺炎链球菌之间转移,也可横向转移,如由肺炎链球菌把耐药基因转移至草绿色链球菌,则PBP2b基因起着重要的作用。PBP1a、PBP2x这两个基因用体外一步法证明可把肺炎链球菌对超广谱头孢菌素的耐药性转移到敏感菌株中去。肺炎链球菌对β-内酰胺类以外的抗菌药物的耐药另有其它耐药机制,如肺炎链球菌对大环内酯类耐药可以是由一种专门编码表达14-与15-员大环内酯类流出泵蛋白基因mef(A)介导的,另外也可通过erm(B)基因表达甲基化酶,使23S rRNA甲基化,导致肺炎链球菌对大环内酯类(M)、林可霉素(L)与链阳霉素B(SB)(MLSB)耐药。 
  
  肠球菌对不同抗生素的耐药机制也是不同的。肠球菌对青霉素的耐药机制是由于PBPs与青霉素的亲和力下降,使青霉素不能与靶位PBP结合。粪肠球菌与屎肠球菌的PBPs均有5个。粪肠球菌对大多数β-内酰胺类耐药是由于PBP-1(105KDa)与PBP-3(79KDa)亲和力下降,并且在耐药菌中PBP-3(个别文献中为PBP-5)不但亲和力下降并且有过量生产,这可能与临床分离的对β-内酰胺类呈现高耐药株的耐药机制有关。屎肠球菌主要是PBP-1与PBP-2的亲和力下降。肠球菌对氨基糖苷类的耐药机制是由于氨基糖苷钝化酶对氨基糖苷类抗生素修饰灭活。肠球菌中的氨基糖苷钝化酶主要为双功能酶AAC(6“)-APH(2"),表达这种双功能钝化酶的基因为aac(6“)-1e-aph(2")-1a,另一种基因为aph(2")-1d也与高度耐药性有关。近年来特别关注的是万古霉素耐药肠球菌的发现和发展。1993年Arthur等将肠球菌对万古霉素的耐药基因及其表型分为van-A,B,C,及其它4种基因,Van-A,B,C三种表型。 
  
  1999年Witte W对肠球菌耐糖肽类抗生素的基因分类增加为van A,van B,van C-1,van C-2,van C-3,van D。另有个别文献报道在1株屎肠球菌中证实存在van E。发现存在van A基因的肠球菌除上表中所列的粪肠球菌,屎肠球菌,鸟肠球菌外,还有棉子糖肠球菌,坚韧肠球菌,孟氏肠球菌,鸡肠球菌,酪黄肠球菌共8种,对判定Van B表型的万古霉素MIC也作了修改,将原来的4~1000改为16~32(-1028)mg/L;判定Van D表型的糖肽类MIC值为万古霉素64mg/L,替考拉宁4mg/L。Van D表型在3株屎肠球菌中得到证实。 
  
  三、耐药革兰阳性球菌感染现状与合理治疗的重要性 


本文地址:https://www.donganji.cn/donganji/zhishi/875.html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20 东安鸡 版权所有 电话:13252002400

地址:湖南省东安县白牙市镇舜皇大市场 站点地图:Sitemap

友情链接: 东安网 鹿刷网 未解之谜 POS机 东安果蔬网 东安鸡 350模板平台 芒果云 购物吧 东安鸡 空单网 饷团